欢迎访问中国美术考级网,期待您的加入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社会艺术教育
当前位置:首页 >> 社会艺术教育

  社会艺术培训机构监管亟待加强

2017-09-29    中国文化报

  

记者  李月

自9月2日起,有关全国连锁钢琴教育机构星空琴行关闭所有门店的消息在社会上广泛传播,随之引发了舆论的广泛声讨。事实上,艺术培训机构突然停业的消息早已屡见不鲜: 2017年1月,北京摩尔维艺术教育培训机构突然关门;2017年2月,“疯狂钢琴”音乐培训机构在北京的5家门店突然“人去楼空”……

那么,本次星空琴行事件暴露了哪些行业隐患?社会艺术培训机构该由谁来监管?记者对此进行了采访。

学生面临停课,老师面临失业

一位北京的学生家长杨女士通过微信告诉记者,她于今年4月在星空琴行购买了一个4万元的套餐,包含1架钢琴和100节一对一的儿童课程。“当时承诺2个月内送货,至今都没送。后来觉得孩子太小,上了几节赠送课程就先暂停了,100节正式课程都没上。”杨女士诉苦道:“如果收不到钢琴,不仅损失4万元,孩子的钢琴学习也耽误了。”

记者在由家长们自发组建的微信、QQ维权群中得知:星空琴行曾微信通告所有学员及家长,称由于其在管理上存在问题而导致的严重后果,于9月2日凌晨无奈暂停实体门店营业。记者从星空琴行官网获悉,该机构主要业务包括幼儿钢琴早教、少儿“一对一”钢琴课、成人“一对多”钢琴课等,其拥有全职钢琴老师200余名,面授学员超过6万人。因此,其宣布暂停营业的消息一传出,全国各地门店相继发生了大量的集体维权事件,家长们纷纷采取维权行动:或向中国消费者协会投诉,或到门店所在辖区的派出所报案。记者调查发现,像杨女士这种“既丢琴又丢课”的情况有很多,甚至有的学员几乎一节课都没有上。“如果不能退钱,能复课也行啊!”面对当前的遭遇,成人学员张女士后悔不已。

9月8日,星空琴行通过官方微信公众号发布声明,称将逐渐恢复“一对多”课程和幼儿启蒙教育课程。然而之后又有学员在维权群中反映,复课几天又停课了。“我们也想给孩子继续上课,但是8月份的工资还没有发,公司已正式告知无法继续给员工缴纳五险一金了。”一位上海的星空琴行老师表示,“现在一大批老师将面临失业,老师也是受害者。”

预付费成通用做法,融资、扩张存隐患

记者走访了北京蓝色港湾、悠唐购物中心、长楹天街购物中心的星空琴行门店,个个大门紧锁,拨打星空琴行客服电话也无人接听。但是,一封由星空琴行CEO周楷程发给员工的内部邮件却在维权群里传播开来,其主要内容为:目前管理团队已不持有星空琴行股份,原股东无法确认新的追加资金,因此于9月2日起暂停全国所有门店营业,其他等待进一步通知。不少学员在群里抱怨:“真不应该一次性把所有学费都交了,要是有个中介负责管钱就好了,这样没上课的钱还有希望找回来。”

然而,记者通过对其他艺术培训教育机构的咨询了解到,预付费用已成为社会艺术培训行业的通用做法。“主要是为了保障机构的正常运营,如房租、员工工资等,都需要资金支撑。如果学员只占名额不预付学费,机构的资金链和教学都会受到影响。”北京盛典成人钢琴俱乐部总校长尹子华告诉记者。

值得注意的是,虽然星空琴行自2012年6月成立至今仅有5年,但发展速度却颇为惊人,其先后进驻北京、上海、广州、深圳、天津等国内19座大中型城市,实体门店多达近60家。在快速扩张的过程中,星空琴行经历了四轮融资,融资总额达3.5亿元。“融资也是有风险的。”北京某艺术培训机构负责人对此评价,“如将融得的资金进行其他产品的开发,资金重心就转移了。如果产品收益不好、学生学费没有跟上,很容易进入‘重营业额、轻教学’的死胡同,也就容易出现资金链断裂的问题。”他还告诉记者,之前有投资商找他洽谈,但被他拒绝尝试。“我怕招架不住,也不想盲目扩张,担心机构的教学、管理跟不上。”他认为,教学质量才是艺术培训机构的核心,若管理不好影响到教学,机构就没有发展优势了。

入行“门槛”低,监管体制有待完善

“我们在消费者协会做了登记,也向派出所报案并做了笔录。”一位天津的学生家长温女士表示,家长们都希望能早日追回损失,但却不清楚还能通过哪些正规途径解决这一问题。

中国艺术职业教育学会社会艺术教育机构工作委员会秘书长马小军表示,目前社会艺术培训行业情况复杂。据了解,全国范围内持有教育部门审批颁发的办学许可证的艺术培训机构约有四五十万家,但实际在营业的艺培机构数量却远多于此。有着丰富艺术培训机构管理经验的尹子华也告诉记者,自己不仅培训了学员,还“培养”出几个艺术培训机构的老板。“这个行业‘门槛’低,有的仅仅拿了个营业执照就办学了,但带来的却是行业内的恶性竞争。”他说。

“星空琴行事件的发生,反映出我国社会艺术教育培训机构客观存在的一些问题,比如培训机构管理不当,监管体制不够完善等。从监管角度说,目前整个教育培训行业里,还没有一个针对艺术培训机构直接行使管理或监管责任的部门,也没有针对艺术培训机构的监管条例和评估体系。”马小军表示,如果能有确定的责任机构对行业加以引领,则将对艺术培训行业的规范化发展起到一定保障作用。

“我国社会艺术培训行业目前还处在向成熟化发展的过程中,难免出现不尽如人意的状况。有的机构缺少核心竞争优势,即教研体系和成果,当然这需要大量的人力、物力、财力和时间投入。同时,有的机构由于投资人和运营方的管理理念、发展目的不同,导致他们在实际运营过程中的决策上很难统一,从而影响机构发展。”中国艺术职业教育学会社会艺术教育机构工作委员会副主任赵涛表示,社会艺术培训机构虽然是经营性的,但要长久发展必须立足教育教研,这是培训行业的灵魂。他进一步建议,社会艺术培训机构切忌盲目冒进、盲目扩张,要加强团队管理。“艺术培训是一个良心买卖,需要有高度责任心的教学管理团队齐心协力才能保证机构发展运营的合理性和可持续性。”他说。

(《中国文化报》2017年9月21日)

友情链接MORE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人才招聘 | 意见建议 | 网站说明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东花市南里东区8号楼2单元(尼奥大厦写字楼)811室 电话:010-67154811 010-67191550 010-87101855
版权所有:中国美术考级网 京ICP备10047107  技术支持:北京网站建设原创先锋
京公网安备 11010102002890号